民族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我于阴间立神朝在线阅读 - 第089章 大结局!

第089章 大结局!

        陆沉的嘴角抽了抽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土地神吓得够呛,陆沉也不再逗祂,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和颜悦色道:“有一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你,看到那是什么了?尸巢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陆沉将尸巢的险况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陆沉的话,土地神差点吓尿,支支吾吾道:“神...神主,要不让老黑去一趟吧,老黑有能耐,本事大,比小神可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脸色一板:

        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土地,该你出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立马站直了身体,小肚子都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满意点头,神色缓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尽力尝试一下,若是事不可为,以保存自身为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神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有点感动,妆模作样抹了抹胖脸,与耳报神拥抱了一下,闷闷道:“小个子,胖哥我要去了,要是能回来,记得请胖哥吃顿大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报神嫌弃地将土地神推开,点了点小脑袋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回来把我那份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气苦,嘀咕了一声“小气鬼”,滴溜溜一转,入土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骑上青羊背,与众人一起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归来,探头探脑从底下钻了出来,贼兮兮道:“神主,神主,小神得了个宝贝,看,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显摆一样将胖手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晶石!”

        耳报神立马飞过去,抢了过来,献给陆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满意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,滴溜溜一转,消失而去,不久后,再次归来,兴奋道:“神主,又有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低头一望,见胖手中竟然托着两枚雷晶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将雷晶石收归公有,陆沉更加满意: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接再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第三次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~~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咆哮,声震十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吓了一跳,骑着青羊连忙后撤半里路,见金甲尸王没有出现才松了口气。等了一阵,土地神从地下爬了出来,像面条一样趴在地上,有气无力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神...神主,太凶险了,小神差点被尸王吃掉,就差一丁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翻了个白眼,从地下摸出一张黑色的硬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渎神经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神色一震,亲手接过,粗略看了一遍,发现是《渎神经》第三页,可惜没有第二页打基础,他看的晕头转向,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目光又投向土地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...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差点哭出来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去一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...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离去,转眼...空手而归,埋怨道:“神主,那尸巢中尽是残肢断体,小神要想捡到剩下的书页,必须去钻尸体,只要一露头,就会被尸王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不再逼迫对方,万一死掉,也是他的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思虑片刻,陆沉吩咐道:“阴天子,你上吧,我会让阴兵引尸王出来,你趁机下去,有收获最好,没有收获也不必强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陆沉挥手放出两位阴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阴天子领命,带着阴影空间,化作阴影迅速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土地神喜极而泣,跟着陆沉后退半里,两位阴兵则大步奔向尸巢,一个离着几百米停下,一个走到尸巢边,捡起石头碎木向尸巢里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~”

        折腾了半柱香,尸吼声终于从尸巢传来,肋生双翼的不死金甲尸王气势汹汹飞出了尸巢,一阶阴兵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甲尸王怒极,狰狞的大嘴一张:

        “吼~~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怒吼声,一股汹汹金焰从口中喷出,一瞬间追上阴兵,将阴兵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尸焰!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陆沉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~”

        发泄了一通的金甲尸王正要飞进尸巢,一根乌黑长矛呼啸而来,正中尸王后脑,尸王毫发无伤,乌黑长矛“哐当”一声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~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甲尸王大怒,展翼扑向几百米外的另一位阴兵,直接将阴兵当场分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尸巢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天子悄然显化,纵身跃向尸巢,“砰”的一声,化作一缕黑气炸开,一冲而下,瞬息千米。四周的环境越发阴暗,血腥的味道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阴天子落在尸巢底部,好似身处炼狱。

        脚下是粘稠的血污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周是蠕动的断肢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猩扑鼻,腥臭至极,恐怖,邪恶,阴森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天子化作一缕黑气四处飞掠,不时有活着的尸傀嘶吼着向祂追赶,阴天子毫不理会,专心寻找渎神经,不久,终于见到一页硬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的血污突然炸开,残肢断体飞溅,一具无头的尸身爬了出来,它以脐为口,以胸为目,仰天嘶吼:

        “头来!还我头来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尽怨气翻滚!

        无边血水沸腾!

        无穷尸气汇聚!

        无头尸身盘膝而坐,怨气,血水,尸气,残肢断体,将它包裹成一个巨大的肉茧,并且越来越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尸巢...要形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阴天子呢喃一声,不敢节外生枝,连忙避入阴影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等阴天子回归,将所见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得出了与阴天子同样的结论,尸巢要彻底成型了,对此,他也无能为力,反正尸巢与寿仙镇隔着浩浩长河,短时间内难以威胁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么一折腾,剩下的《渎神经》怕是难以寻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过阴天子递来的硬纸,陆沉清晰干净,仔细辨认后,发现是渎神经的第七页,至此,他一共拿到了四页渎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封皮与第一页无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参悟的只有第三页与第七页,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,透着一股邪气,两页还不连贯,想要得到有用的信息,怕是要耗费不小精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将碍眼的土地神打发离开,带着耳报神绕过尸巢,直奔东面的大峡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正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终于和东进的镇兵在峡谷外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呜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双头犬望见陆沉,直接挣脱镇兵手中的锁链,撒着欢向他跑来,围着双角青羊跑前跑后。陆沉也不理它,骑着青羊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镇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镇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兵十人向陆沉见礼,陆沉扫了一眼,就发现领头的古忠并不在里面,皱眉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?古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镇主,这峡谷极深,四周都是峭壁,仅有这一处入口,峡谷内有锦绣城的残兵守卫,不准带刀剑进入,兵长带着十个兄弟进去探查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觉得古忠不应亲身前往,陆沉却也没多说,将双头犬丢给镇兵照看,他骑着青羊继续向前,一直来到谷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陆沉行来,谷口的几个守卫立马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兄弟,通融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从青羊背上下来,随手拿出几个银裸子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见他无刀无剑,并未刁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暗自点头,牵着青羊走进谷口,沿着一条弯弯绕绕足有几十米深的窄道,走进了峡谷。

        峡谷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绿树成荫,阡陌齐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大小小的屋舍散落其间,有鸡鸣,有犬吠,有茶肆,有酒楼,有人来,有人往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,仿佛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...距离尸巢太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牵羊而行,倒也没惹人注意,行不过数百米,见到了一群半大的孩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怪,砸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丑丫头,丑丫头,没人要,没人疼~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~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孩童向一个小小的身影扔着石头,不停奚落,不停嘲笑,小小的身影趴在地上,缩着脑袋,不住地颤抖,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有些触动,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说话,伸手捏住一个熊孩子的耳朵,甩手扔出四、五米,熊孩子疼的哇哇大叫,其他人吓得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沉蹲下,将蜷缩在地上的小身影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身影颤颤巍巍抬起了脑袋,古怪的面容却让陆沉吓了一跳,这面孔太可怕了,一半青如厉鬼,一半白如死人,就连五官都是扭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一双眼睛是那般怯懦,那般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哥,疼~~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卷终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卷完结,因为数据太差,和编辑沟通后,还是决定重开一本,抱歉,下一本也不打算用这个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路远,有缘再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