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让他们滚

        季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回到家的时候,大哥还在公司加班,外公已经吃过药睡下了,司老爷子和那个司薄夜也已经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男人今天贴近她身后的吐息,脸上那漫不经心又招惹人的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心底按捺不住的烦躁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洗完澡之后,她靠在椅子上,打开了很久没上线的[落日逃杀]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落日逃杀,一款很火的战术竞技手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次战局都是一百人被投放到荒岛,刀枪防弹衣等武器装备除了在游戏开始后在地图里找,就是靠杀人来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组队,一百个人一局只能活一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闲来会玩这游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很擅长这种游戏的操作,不过她也保持这游戏全服第二单杀王,单局最高斩杀48人的成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个人成绩一直在她之上,比她多杀一个人,被称为ye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刚一上线,就有私聊消息发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[ye:来一局?]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看着这个ye字,越看越不顺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底带着躁意,冷白纤细的手指敲了个字:[来。]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局,参战的人一开局,就看到全服第一ye神和全服第二jin神都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先是震惊,然后叫苦不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平时玩游戏,遇上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,都是活脱脱进去送人头被虐的,更何况是一下子碰见两个?



        简直是要被虐爆的程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偏偏一旦开局就无法退出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消息一发到论坛,前来围观大神操作的网友却来了一堆,没一会儿公屏实时观看人数就超过了三千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从落地还没捡装备,就开始赤手空拳杀人。那边的ye也一枪一个爆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大神猛到让人头皮发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人纷纷庆幸自己没参战,看大神虐菜还是很愉快的。要是自己是被虐的菜,那就痛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杀到最后,一百人里只剩江念和ye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江念第二次接受这个ye的邀请。上次也是最后只剩他们两个人,两个人甚至都没对话,就同时扔了武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堪称默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对他们这种级别的玩家来说,用武器来打太无聊了,单挑纯看格斗搏杀技巧的操作就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和那天又是同样的情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江念和ye面对面站着,对面先一步把武器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江念会像上次一样,也扔掉武器和ye神单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江念下一秒就反手掏出一个激光炮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场把人给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砰的一声——全服第一ye大佬,当场被炸得连渣都不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局游戏简直结束得猝不及防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画面显示[game    over],观众们都没回过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满公屏:



        [……]



        [……]



        [妈妈,jin神今天这是怎么了,杀气这么重好可怕……]



        江念在游戏里是随机创建的男性角色,没有人知道她是女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司薄夜,眼睁睁看到自己脑袋被对面的激光炮炸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游戏结束后发了个问号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[ye:?我惹到你了?]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倒是回消息很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[jin:不好意思,我跟名字里带ye字的有仇,没忍住。]



        [ye:你还和名字里带什么的有仇?我改个名。]



        难得遇到游戏里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,司薄夜出奇地有耐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鼠标拖到id处,打算把自己名字改成[bo]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就见对方回了消息:[带bo的,见一个杀一个。]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打击是不是也太精准了?

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让司薄夜觉得,对面这男的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故意这么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[jin:今天算我没讲武德,下次让你也拿炮轰我一回,下了。]

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压根没等他回,说完要下,发来消息头像就直接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摁灭手里的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对面的人给了他某种有点熟悉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体往椅背一靠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沙发上坐着的深棕条纹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放下手里的资料抬起眼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语气公事公办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我查的那女孩,的确不是个普通高中生,除了资料被封锁,过去经历其他身份和财务状况都是空白,她还是政府一级白名单上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酒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对一切早有预料,懒洋洋道:“能让我一见钟情的,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小心点吧,”傅谨弋皱眉,“第一次见面,一分钟内就杀了六个人。小心哪天把你这个小兔子惹恼了,也一枪把你给崩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眼神漫不经心,回想起江念在季老爷子面前压制住戾气装乖的样子,眯眼,“她只是看着凶罢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谨弋一贯地高冷,站起身来:“那我走了。我的袖扣直接折现,连同我账户上的六百万一起还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懒懒摆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司家的管家叩响房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晟兰地产的那个江晟和他妻子来了,说是带女儿来拜访。夫人不在家,您看您是要见,还是让他们走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眼神掠过凉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晟兰地产的江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兔子那个从小抛弃了她,又为了五百万把亲生女儿卖给个死人的渣爹?

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女儿,就是江念的那个继妹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皮都懒得抬,冷冷道:“让他们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江晟带着陈馥兰和江冉冉站在司家大门外,激动地心脏怦怦直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冉冉今天可谓是盛装打扮,身上穿着价值三万块的裙子,头饰妆容精致,活像是来参加晚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说司薄夜会想见我吗?”江冉冉拉住陈馥兰的手,紧张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馥兰立马开口:“那当然,你在江城的名流圈里那可是出了名的优秀,这个司薄夜说不定早就想认识你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自己妈这么一说,江冉冉也自信挺起胸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管家就过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管家到底是体面人,没好意思传司薄夜的原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道:“江先生,我们家少爷不想见你们,几位请回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司薄夜不想见她?!



        江冉冉脸色一下垮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出门就抱怨起来:“一定是因为江念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江念之前拒绝司夫人,把司家人给得罪了,人家才不愿意见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回家的路上,江冉冉越想越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掏出手机来,登录英中的校园论坛就发了个帖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