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小说网 - 玄幻魔法 - 弃子修仙录在线阅读 - 俗世凡尘 第206章 再见老韩

俗世凡尘 第206章 再见老韩

        咽喉处感受着剑锋上传来的冰冷,白修文脖子不自主地向后靠了靠,随后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,用颤抖的声音道:“你……怎会……这么……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管不着,你就给句痛快话,想死还是想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把你的人撤下去,让我们走,否则你马上就死。”陆长风手腕轻抖,让剑身擦着白修文的脖子滑动,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不敢让宁虹玉出手,万一她一不小心把白修文弄死了就麻烦大了。在苍风城的时候冷飞宇就跟陆长风说过,黑水城白家跟丹鼎宗和黑云商会都有关系,底蕴深不可测,能不惹尽量不要惹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劫持白修文虽然会得罪白家,但只要他们逃出黑水城,这事多半也就不了了之了,白家不太可能小题大做,而且将来就算遇到了,还是有转圜余地的。但如果杀了白修文,那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,白家肯定会全地图追杀陆宁二人的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尺度,陆长风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宁虹玉明说,否则白修文会认为他们投鼠忌器,会更加嚣张的。所以陆长风只能抢先出手了,他的身法大进,又得了刺杀高手宁虹玉和杀人狂魔天孤子的指点,顷刻间拿下白修文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还是他陆长风实力不够,上面又没人,做事情需要考虑太多后果了。他要是个牛逼人物,像白修文这种货色,那不嘎嘎乱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修文威吓道:“你这样没用的,就算我放了你们,你们也逃不出去的。识相的话,你放开我,把你的女人留下,我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!”宁虹玉狠狠地给了白修文一巴掌,打得他身子晃了一晃,脖颈擦到了青霜剑锋,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修文惊怒交加:“臭婆娘,你敢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一把揪住白修文的头发,给了他一耳光:“给老子闭嘴,再说一句要你狗命。”他在心底咒骂不已。蠢货,算你爹求你了,千万别开口惹母老虎了,哥们是真的不想让你死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放了我,有话好说!”血流不止,感觉到伤口的疼痛,白修文到底还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叫你的人滚蛋,把路让开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放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二人围绕谁先放手的问题僵持不下时,一个温婉的女声道“修文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似乎对白修文很有杀伤力,只见他马上哀求道:“姐,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回头,只见一个白衣女子静静地伫立在门口,她的面容柔和而精致,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,宛如一朵盛开的玉兰。她的眼神却深邃而幽暗,给人一种神秘的柔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莲步轻移,宛若在水中漂浮一般,来到陆长风面前,轻声细语地道:“舍弟无礼,冲撞了二位,还请两位高抬贵手,放了他吧!小女子代舍弟给二位赔不是了!”说罢朝陆长风二人敛衽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修文嚷嚷着道:“姐,是他们先对我无礼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黛眉微蹙,面露不悦之色:“修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白修文张了张口,看得出来他挺怕他这姐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松了口气,总算有人来帮忙解决了,于是他收剑回鞘,将白修文放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两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白衣女子拉着白修文,又向陆长风二人赔了个不是,还要请他们吃饭。这饭烫嘴,二人赶忙拒绝了。就在女子带着白修文出门的瞬间,陆长风突然叫住她:“这位小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回眸一笑:“公子还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欲言又止,想了下还是不多事算了,于是道:“呃,没事,小姐请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微微一笑,也不以为意,拉着白修文走了。众人一哄而散,酒楼马上冷清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半晌,宁虹玉见陆长风还在直勾勾看着人家去的方向,不由地拍了拍他的脑袋,嗔道:“喂,人都走远了,你还看。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她就那么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摇摇头:“是真有病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宁虹玉勃然大怒,扯住陆长风的耳朵道:“什么?你说谁有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我没说你,我是说那白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个乌龙,打翻了醋坛子的宁虹玉瞬时羞得满脸通红,小声地道:“她能有什么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陆长风摇摇头,面色凝重地道:“你有没有感觉,她整个人有种很透明的感觉,尤其是走路,像是飘着一样,挺奇怪的!而且她一点灵力都没有,气息也很弱,照理说这种大家族的子女,应该多多少少会点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,还真是!”宁虹玉回想方才白小姐那模样,还真像个幽灵一样,顿时觉得头皮发麻,怯怯懦懦地道:“你说她会……不会……是……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”陆长风急忙掩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来,两人没心情再吃饭了,且不说这白小姐是人是鬼不知道,光是招惹了白修文这种纨绔,已经够令人脊背发凉的了。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尽快离开为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两人迅速出了黑水城,放任马匹漫无目的地驶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跑了一整个下午,确认没有追兵跟过来后,两人长舒一口气,打算停下来喝口水,顺便让马匹喘口气。天色也不早了,得找个地方歇歇脚。露宿很麻烦的,现在累得要死,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徐前行了十多里后,骤见前方有个小镇,正好在大路旁边,两人大喜,驱马入内。这镇子不大,大约住了千把户人家,但是里面居然有两家客栈,这可是意外之喜,想来是这小镇挨着大路,路过的客商比较多的缘故。两人就近走入了第一家,此时正值黄昏时分,里面客人不多,客房也充足。洗完澡后,两人在大堂里吃着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刻钟后,来了一群人。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汉子,戴着一顶遮阳帽,看不清什么模样,这人走进店门后,张口就要二十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客栈掌柜见来了大财主,喜笑颜开,可他招来伙计细细点了一下,发现房间不够了。只能抱歉地笑道:“客官,小店只剩一十七间房,您看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七间?”那高大汉子犹豫了下,随后道:“十七就十七吧,弟兄们挤一挤。掌柜的,请速速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嘞,客官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壮汉朝外面招了招手,外面进来几个人,跟那壮汉都是一个打扮。他们抬着一副担架,上面有个人,以薄纱遮住了脸面,只露出眼睛及以上的部分,但能分辨出来是个女子,应该是有病在身,担架旁边有个丫鬟模样的人在一旁伺候着。看那丫鬟忧心忡忡的样子,余人也是满脸愁苦,女子应该病得不轻。这些人也不停留,抬着女子上楼去了,随后听到有人说要去找大夫,几个汉子便匆匆忙忙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心底苦笑,怎么在哪都能遇到病人,话说他自己也是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虹玉看陆长风有些失神,只顾看着上楼的那群人,便开口询问道:“夫君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若有所思地道:“我总感觉刚刚进来的第一个人的声音有些耳熟,我好像在哪听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虹玉笑道:“不会吧?你也没来过这地方,怎么会有熟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可能只是他声音像某个我认识的人。”陆长风自己也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又小,两人还累,他们吃完饭回房聊了会天就睡下了。约莫睡到半夜丑时,客栈里的一声声痛哭把两人惊醒了。两人正睡得香,这骤然的哭声伴随着嘈杂的说话声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以接受了,陆长风用棉絮塞住了耳朵,发现一点用没用,外面不是一个人在哭,而是一群人,还是男的,偶尔夹杂着一声尖细的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虹玉不胜其扰,有些不耐烦地道:“他们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穿好衣服,打开房门往外摸去,只见走廊尽头处那间房亮着灯,十几个汉子簇拥在门口,看样子正是晚间遇到的那些人。陆长风心念一动,可能是那位病人出什么事了,他走了过去问道:“几位大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汉子点头:“我们家小姐,她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长风大吃一惊,晚间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,虽然看不清她样子,可出于医者本能,他还是用灵觉探了一下。他发现这女子身负修为,而且气息均匀,应该不是什么绝症,怎么就死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陆长风这无心的一句“死了”却犯了众怒。几个汉子对他怒目而视,其中一个人怒斥道:“怎么说话呢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明白过来的陆长风赶忙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孙,不要无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面有个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及时喝止了那人。此时他们没戴帽子,油灯虽然昏暗,但陆长风还是把那人的样子看了个清楚,他深吸一口气,惊喜地叫出口:“韩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?”那汉子迷惑地看了陆长风半晌,突然欢呼道:“长风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