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穿越七零嫁个兵哥生崽崽在线阅读 - 第457章 陆泽昊(八)

第457章 陆泽昊(八)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根本不以为意,傻笑道:“玩火尿床,奶奶说好孩子不能玩火,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身子向前一倾,直接倒在了陆泽昊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”一声闷哼,陆泽昊觉得直接简直要被身上小女人折磨的,更有把她拆吃入腹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捧着怀中人的脸蛋,满眼猩红的问道:“沈笑笑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双手环上陆泽昊的脖颈,头趴在他胸前点个不停,声音带着哭腔说道:“你是昊昊,他们为什么都不喜欢我,我究竟是哪里做得不好,在那个家里我一直小心翼翼的,为什么我是那个家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已经直接趴在了陆泽昊胸口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伸手把眼前娇软的小女人抱进了怀中,嘴上更是不停安慰道:“笑笑没人不喜欢你,没关系,有我喜欢你就够了,我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那种,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藏在心里多年的人儿就在怀中,多年的愿望终于得偿所愿,又怎么可能轻易松开手呢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泽昊沉浸在这份满足时,沈笑笑突如其来的吻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吻,让陆泽昊有些猝不及防,所有的忍耐都化为一潭春水,脑中更是有个声音在不停地提醒着自己,“这是你媳妇,你怕什么,瞧你那没出息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泽昊努力地做着心理斗争时,沈笑笑那不安分的小手在他结实而有力的胸膛乱摸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让陆泽昊的心跳更加快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泽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她娇媚的喊声,陆泽昊的呼吸越来越重,终于忍不住了,抱着她的手臂一紧,带着她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天空阴得吓人,屋里更是闷热得要命,睡梦中的沈笑笑感觉直接好似被一个火炉包裹着,热得几乎又要窒息了,几次试探把这个火炉退开,可他却越靠越紧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,紧接着是一道闷雷炸响,吓得沈笑笑瞬间清醒了,一个劲地往陆泽昊怀里钻。

        迷糊中沈笑笑睁开眼睛,当看见陆泽昊放大的脸庞时,还以为是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外面狂风乱作,雨点越下越大,沈笑笑也瞬间清醒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,当看清睡在自己身旁不着一缕的陆泽昊时,整个人羞愧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沈笑笑一个翻身时,陆泽昊就已经醒了,只是看她没醒就自己装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双手抓住被子,缓缓从床上坐起,脸上那扭曲的小表情就如同刚失了贞洁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趁这个沈笑笑双手捂着脸没看自己,陆泽昊偷偷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,努力让泪水在眼圈中打转,哽咽着说道:“笑笑姐我不赖你,你也只是喝多了,只是我一直藏在心里的小秘密今天必须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刚想张口,又不知道怎么解释,只能满脸自责地看着陆泽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装作,下了很大决心一样,深呼了一口气说道:“笑笑我喜欢你,一直很喜欢你,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,我会默默地一直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道这,陆泽昊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一样,继续说道:“笑笑我很高兴我的第一次能给你,我不用你负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张大嘴听着他的表白,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留了下来,一边哭着一边说道:“陆泽昊我会对你负责的,其实我也是有一点点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表白,让陆泽昊激动不已,双手紧紧握住了沈笑笑的手,声音更是颤抖,“笑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,我妈妈你也见的,她也会喜欢你的,我爷爷奶奶更是好相处的人,我们全家都喜欢你,你不用在乎别人喜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又一次被陆泽昊的话所感动,整个人更是哭得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笑笑别哭了,看着你哭我会心疼的,你要在哭我也跟着哭了。”陆泽昊用自己粗糙的大手,一下一下地为她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笑笑被他的话逗笑,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,“呵呵,陆泽昊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哭鼻子,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在哭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笑呵呵地说道:“当时不是不知道能遇见你吗?要是知道我早就让我妈给我送幼儿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泽昊。”沈笑笑一抬起头,就看见陆泽昊露在外的胸膛,害羞得如同鹌鹑赶忙用双手捂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直接把她揽在怀里,一脸坏笑的说道:“哈哈,媳妇你也会害羞,昨天晚上你可是没没少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泽昊你别乱说,我才没摸那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怀里羞红的人儿,陆泽昊岔开话题道:“媳妇当年你送我的钢笔我一直珍藏着,每每想到你我就没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钢笔,沈笑笑瞬间变得不好意思起来,磕磕巴巴地说道:“昊昊,对不起,我,你送我那枚红宝石戒指被我妈妈拿走了,更准确说是我妹妹喜欢,我妈妈就把它从我手中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沈笑笑满脸的自责,趴在陆泽昊肩头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,昊昊对不起,是我没有保管好你送我的红宝石戒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泽昊看着怀里的人儿哭得这么伤心,想杀人的心都有了,死死皱紧眉,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:“笑笑你别伤心了,红宝石戒指我会帮你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陆泽昊小气,这枚红宝石戒指是两人自小定情的信物,又是陆老太太一心送给孙媳妇的礼物,又怎么可能落到他人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始终大雨瓢泼,两个人就这么窝在酒店里叽歪着,彼此讲着这些年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陆泽昊得知沈父沈母偏心的厉害时,更是气得不行也跟着牢骚道:“要不是我家老头子非送我去基地,我又怎么会这么多年见不到你那!我本来的计划是,上了高中就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唉,一说到这,陆泽昊就不停地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远在京都的陆承宇一个劲地打喷嚏,一起去开会的同事调侃道:“老陆你这身体也不行啊!这么热的天都能感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